独酌公子

原谅我贱贱的头像
封面是我老攻…

恍惚之间,春日已至

     出了一次远门看见了杏花开了,一大朵一大朵的粉色簇拥在枝头,没想到春不知不觉间竟来到了,走在花朵的下面,风一吹花朵落满了头,突然想起诗中的一句话:深巷明朝卖杏芳,杏花的香气是淡雅的,万顷的杏花亦是美丽的了,柳色掺杂在这片花海中,又是一个别离的日子,折柳寄故人,折柳又怎样,该离开的人,是怎么也留不住的。一夜之间是什么让这杏花开放,我想起了昨夜的暴雨,打着雷,夹杂着闪电。劈倒了不少数木,白桦林中半数倒下,也许他们累了,倒下睡一会,杏花的瓣上还有着未干的露珠,看这些许的杏树心情不由得变好了。走上公交车,一位老奶奶拉着一位小女孩,也许是她的孙女,两代人牵着手走上车,老奶奶的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只气球,听着小女孩的讲她的动画片,老人和蔼的笑着。我想到了我的奶奶小时候,她总背着我去串门,她以前有一片花园,后来要照顾我就荒废了,她现如今在外地,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很想念她。
恍惚之间,春日已至
恍惚之间,花落满头
我只想在这万顷花海中道一句
我想你们了

你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
您的好友【沐雨橙风】已上线
您的好友【小手冰凉】已上线
你的好友【包子入侵】已上线
你的好友【海无量】已上线
您的好友【昧光】已上线
你的好友【毁人不倦】已上线
你的好友【一寸灰】已上线
你的好友【寒烟柔】已上线
你的好友【迎风布阵】已上线
您的好友【晓枪】已上线
您的好友【大漠孤烟】已上线
您的好友【石不转】已上线
你的好友【罗塔】已上线
您的好友【冷暗雷】已上线
您的好友【零下九度】已上线
您的好友【长河落日】已上线
您的好友【百花缭乱】已上线
您的好友【山逢地裂】已上线
您的好友【索克萨尔】已上线
您的好友【夜雨声烦】已上线
您的好友【八音符】已上线
您的好友【流云】已上线
你的好友【涛落沙明】已上线
您的好友【灵魂语者】已上线
您的好友【枪淋弹雨】已上线
您的好友【王不留行】已上线
您的好友【独活】已上线
您的好友【木恩】已上线
您的好友【竹沥】已上线
您的好友【叶下红】已上线
您的好友【飞刀剑】已上线
您的好友【大戟】已上线
您的好友【冬虫夏草】已上线
您的好友【防风】已上线
您的好友【使君子】已上线
您的好友【一枪穿云】已上线
您的好友【无浪】已上线
您的好友【吴霜钩月】已上线
您的好友【笑歌自若】已上线
您的好友【云山乱】已上线
您的好友【一叶之秋】已上线
您的好友【残忍静默】已上线
您的好友【落花狼藉】已上线
您的好友【花繁似锦】已上线
您的好友【傲风残花】已上线
您的好友【德里罗】已上线
您的好友【森罗】已上线
您的好友【季冷】已上线
您的好友【风刻】已上线
您的好友【唐三打】已上线
您的好友【暗无天日】已上线
您的好友【气冲云水】已上线
您的好友【鬼迷神疑】已上线
您的好友【愈灵者】已上线
您的好友【韶光换】已上线
您的好友【生灵灭】已上线
您的好友【鬼魅才】已上线
您的好友【碎随风】已上线
您的好友【鸾辂音尘】已上线
您的好友【欲盖弥彰】已上线
您的好友【回云】已上线
您的好友【逢山鬼泣】已上线
您的好友【鬼刻】已上线
您的好友【青之驱】已上线
您的好友【全透明】已上线
您的好友【鬼灯萤火】已上线
您的好友【守灵者】已上线
您的好友【半透明】已上线
您的好友【风城烟雨】已上线
您的好友【林暗草惊】已上线
您的好友【莫敢回手】已上线
您的好友【谁不低头】已上线

【薛晓】骗局

ps:半虐半糖,想在愚人节发出的,后来…不说了

   
                             正文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薛晓十有九虐,可我不信啊

“道长,你说我在这有多久了呢?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哈哈”
“道长你的身体好冰啊,我给你暖暖”
“道长,乖喝了这药,你就可以醒了”
“你说药苦,我有糖,来张嘴”
“道长,你醒醒,你快醒醒,又再装睡,这可不乖。”
薛洋颓然的坐在地上,看这所爱之人依旧躺在哪里一动不动,没有半分反应。
一行热泪从眼眶流出,这种方法已试过很多次了,从未成功,今天也一样。起身吻了吻那人空洞的双眼,在他身边躺下。
“好啦 ,我知道你和我赌气,我就知道,我哄你睡觉,明天我们还吃糖”
清晨的光落打在薛洋的身上,他摸索着起身,却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立即起身寻找。
汗水打湿了他的衣衫,日渐西沉,他还没有找到那人,颓然的走到回去,在路上…
“这位道友,请问,这是哪里”
“这是你家”一把抱住朝思暮想的人
“你是”慌乱
“你的道侣”
“我不记得你”
“重新认识一下,我叫薛洋”
“晓星辰”
两人结伴同行,一起放了河灯,吃了酒酿圆子。
“阿洋,我乏了。我们回家”
“好。”
两人回到家中,和衣一起躺在床上。

“阿洋,你给我讲故事吧”
“从前,有一 个如清风明月般的人,遇见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后开那个清风明月般的人,就死了。”
“不好,不听。”
“答应我,不要永远沉睡”
“为什么”
“答应我”
“好。”
两人渐渐入梦。
“道长!”
薛洋大喊,看见身边的人依旧冰冷。
“昨夜,是你入梦了吗。”
“你又骗我,看来今天没有糖呐”
薛洋转身,却不知这人勾了勾唇。
“我可没骗你呀,我的成美。”

浅茗笑浮生(完)

    顾浅茗丢下刀子,跑向浮生,扶起了倒下的他,他用这那双带血的手摸着她的脸,“若我可以看见…你…你一定很美。”那是顾浅茗自她成婚以来第一次哭,浮生从未让她哭过,但是今天这个傻姑娘为了他哭红了双眼,“祝浮生,你还没给我酿桂花酒那,你怎么能比我先走。”
     祝清捂着胸口要离开,“祝清,你站住。”我拿起长矛,那长矛便是他打果子时用的,我长矛一抛,一偏竟打到了那名暗卫身上,当即就断了气。“祝清,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襄王府是你的了,王位也是你的了,你曾说过我的武功很好,我今日便…”说着“啪”的一声长矛便被折断了……
     祝清离开了,她曾喜欢的是他身上的干净气息,那种闲适,一旦被功名沾染就惹人讨厌。浮生他不同他无论如何都会保持那份纯真美好,他对她不曾改变。而她也因浮生明白什么是爱,也让她有了牵挂。
      那日浮生的尸体消失了,她找遍了每个角落也没找到她,眼睛也哭瞎了。她立了一座衣冠冢,学着酿桂花酒。种满了桂花,只为喝一壶好的桂花酒。
      又是一年秋天,一位少年说他想歌桂花酒,问我浮生酒肆是这里吗,浅茗笑了笑不语,那声音便是成婚那日高头大马,迎娶我的人。可惜我看不见他了,他说换他守护我,他给我酿桂花酒。
      桂花酒,浮生缘,桂花酒初尝甜中带苦,再尝尽是甘甜,就像顾浅茗和祝浮生。

ps:终于写完了,长吁一口气,最近开学更文会少,过一阵子可能会写魔道文或天官文。
     

浅茗笑浮生(叁)

     “祝浮生,你教我酿桂花酒好不好?”顾浅茗摘一枝桂花,放在房子中央,散发着香气。他握住她的手,笑道“待我双眼复明时,我在替你酿酒。”浅茗不说话,但心里想着,祝浮生你可要信守承诺啊,我等着你复明的那一天。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已是新年。
       那一天,雪花洋洋洒洒,梅花竞相开放。人们都在享受祥和和安乐,而襄王府一片杀机。
         下人被尽数禁锢,只留下四人在小小的院落内对峙,顾浅茗,祝浮生,祝清和他的妾。
       “祝清,我求你放过浮生,王位你都得到了,你还要如何?”浅茗护着浮生在身后,怕他受伤。“哈哈,真是好笑啊!你问我要什么,我还要你,要你顾浅茗。”他把一把匕首当到她的手心,“杀了祝浮生,我保你顾家一世无忧,你还是襄王妃,我的襄王妃。”
       她走到浮生的身边,他笑了一笑,仿佛明白了她,她不可以负了浮生,顾家早就弃了她,她和浮生还要酿桂花酒那,还要子孙满堂。想到这,一个转身,将刀子 插入祝清的身体,他退了两步,血从嘴角流出。
       紧接着我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是浮生的惨叫声,祝清的小妾是一名暗卫。我看到了浮生倒在地上,血染红了青石板。

浅茗笑浮生(贰)

  打开她盖头的人,像传言中一样是个文弱书生,十分白净,眸子漆黑却无半分生气。
   “我是个瞎子,什么也看不见,世子什么的只是空头名称,实际上没什么地位,以后我们的日子会很清苦,拖累你了。”她咬了咬自己的唇,勉强的一笑“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他愣了一下,笑了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了。”他的笑如同明星闪烁,击打着我的心。祝浮生你这样我顾浅茗可是还不起的。
     第二天,新妇过门敬茶是必须的,也可以认清家人,襄王已逝,王妃也随之而去,只有二子。换句话说,这诺大的襄王府不过是个空壳子罢了。听说世子的弟弟祝清要回来了,是来抢王位的。在见到祝清的那一刻浅茗才知道,什么叫做“缘分”,这江湖还真是小啊!他便是那蓝袍少年,紧接着是气愤,他带着一位小妾回来,最后是失落,她顾浅茗有什么资格来气愤呢?自己终究不是站在她身旁的那个人。
      祝清没有认出她,调笑这,这小娘子这么俊俏,做我侧室可好,“她是你嫂子。”浮生在下人的搀扶下走了出来。他这才收了手。
     “哥,今天是父母忌日,茶有什么意思,喝点酒才尽兴。话说哥,你为何还不继位。”襄王死后将王位给了祝清,祝清不要给了他的夫君,他的夫君迟迟不允,现在便是这个局面,现在又回来抢实在是让人搞不懂。
       浅茗拿起酒欲饮,浮生虽是看不见,但也是察觉到了什么,捉住她的手,“浅茗,你要做什么。”她按住他的手叫他安心,“喝酒而已,很久没喝了。”他无奈的摇摇头,很是宠溺。“祝清,话说这酒还不错,比茶浓多了。”她一饮而尽,泪在眼眶里打转,携着浮生离开了。祝清,你就当顾浅茗是个过客,现在的我只有祝浮生。



ps:拖了好几天,话说我不回当亲妈的,哇哈哈哈。

浅茗笑浮生

                       序
  她跪在墓前,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有精心雕刻的桂花一枝。她的身边也是桂花树,金色绵延不绝,泪水沿着她的面颊留下,落在了地上,与露水融杂在一起。
“别处只种桃、杏、梅,姑娘怎么种桂花,我知道了,是要酿桂花酒,对吧…唉,你怎么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我的傻丫头……
                      正文
  她喜欢的第一个人,他着一身蓝色长袍,领口缝着一片孔雀羽,左袖绘白泽(有避邪之意),右袖绘獬豸(公正之意)。真是乱七八糟,但想这人非富即贵,他手中长矛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真是一把神兵。
   他信步走来,她正在摘果子,他提起手中长矛刺向树上,“这么好的长矛用了来打果子,太可惜了”一个轻身跳下了树,月白色的衣裙被风吹起,蓝色的蝶在身边环绕,“姑娘,功夫不错”她浅浅一笑“我回去换衣服,回来与你比武”她一去不返,他等了一夜。也许她便是一个失信之人。
    谁都是有苦衷的,就看愿不愿意解释罢了。她被逼嫁与襄王世子,听说是个温润如玉的人,一直未娶,却娶了她,怎么就便宜她了?她宁愿这是梦,她念的始终是哪位用长矛打果子的少年。她想着打开自己改投的是自己心仪之人 ,终不能如愿。

ps:太多了不想打了   这个明天发
偷懒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