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酌公子

50粉点梗,100粉开车,拒绝引战。
业余cv

胜却人间无数.曦瑶婚礼.古代篇

#曦瑶婚礼 
#听说你们想给他们出钱结婚,满足你们
#ooc预警
#分为上下两篇,古代篇,现代篇
#拒绝ky,恶意引站
                          

                               『绾青丝』
       金光瑶坐于铜镜前,看着自己的容颜,自己竟然要嫁人了,要娶他的那人,曾救他于绝望,可又亲手把他推入深渊,要用他的佩剑除了他这个祸害,这个人也是自己要嫁的人---蓝曦臣。
       金凌从屏风后走出,缓缓拿出一个盒子,“叔叔,要换嫁衣了。”金凌将盒子放在桌案上,推门走了出去,看见仙子在地上打滚,亲昵的理了理它的毛。
      “进来吧。”推门而入只见金光瑶立在镜前,嫁衣的形制金家校服的样子,红色似流火照华,前胸是一朵金线绣的金星雪浪,有一只凤围绕其间,凤尾垂到衣服的下摆,墨发散下。蓝家送来的衣服真好看,很用心那。“叔叔,你今天真好看。”金光瑶笑了笑“你以后也会有这么一天的。”金凌低下头不自然的理了理头发,金光瑶用发冠绾起头发,发冠的左右是红色的宝石,又用一尾珠帘遮住面容,隐隐露出眉间丹砂。
薛洋嘴里含着一颗糖,“小矮子,蓝涣来了,来我给你盖上盖头。”
       薛洋看着他,“小矮子,你的糖真甜,可惜没有道长的甜,可惜啊,我不能带他来看你了。”
       “他会回来的。”
          “会吗?”薛洋拿出一颗已经发黑的糖看了许久

                           

                               『共携手』
      金子轩从侧门走出来,背起金光瑶,背了他出来“如果有一天,累了,他负了你,没关系,我在,金家在。”只见蓝涣从马上下来,走到金光瑶的面前,后面是蓝湛和魏婴合奏的喜乐,“阿瑶,我来娶你了。”几日不见已思念的不行,一把将金光瑶抱起,将他小心的放在轿子上,被放在轿子中的瑶妹手里多了个东西,他今日不能说话,也不能问这是什么。
【注:一些地方的风俗,新娘被盖上盖头后不能说话,会被认为是不吉。】
       轿子缓缓的行着,是一个精巧的小盒子,打开盒子是个分格,分格的左边是几样吃食,心中暖暖的,右边一看,竟然是蓝涣的抹额,红晕顿时爬上了双颊,只是有盖头看不到。
       魏婴看着景仪问道:“阿愿呢?”景仪翻了和白眼,“和大小姐夜猎去了,我们不用找他。”老祖给了他一个了解的眼神。送亲队伍远走,周遭渐渐安静,金子轩不禁感叹到:“嫁出去了啊。”金子轩殊不知再过几年这句话又要说一遍。
                             

                                『醉晚风』
        轿子被慢慢放下,“咚咚咚。”是踢轿门的声音。
【注:这也是习俗呐>_
         一只素白的手伸了进来,递过红绸,“阿瑶,你是我的了。”
       两人一同跨过火盆,走过瓦片,发出咯吱的声音。
堂上的人是蓝启仁,他虽然不愿来,但是在温某的好言相劝下,自己还是来了。
       三拜过后,他便离开了;蓝曦臣笑着,老师能来,他已经很开心了。金光瑶被送进了婚房,坐在床上的他摸到了桂圆大枣。
       蓝曦臣是被抬着回来的,被放在了床上,待人走后,金光瑶取下了盖头,仔细打量蓝涣,披麻戴孝已经不见,现在的他抹额红色云纹,红衣飘飘。
推了推“酒仙”。刚要离开,却被蓝曦臣拉进了怀里,果然又是这样,我的瑶妹无奈的抚了抚自己的头。
    “阿瑶,你去哪?”

       第二天,桂圆大枣与红色的抹额交缠在一起,喜服被随意丢在地上。
       床上的人互相拥着对方,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

开个假车很开心

😂😂

下一篇就是现代篇了

下一篇有薛晓彩蛋

你们都在虐他们 

我不管

我要他们在一起

任性

哼~_~







我的男友变小了(下)

#变小梗,小白文
#ooc
#西皮 花怜   权引    巍澜   长顾  (悄咪咪问问周子舒他们的cp名)
#禁止ky引站
#文为原创 ,如有雷同,咱俩唠唠
#推荐歌曲  花开满城   管莫书的  花怜向

『花怜』
见到缩小版的谢怜,花城欢喜的不得了, “哥哥”只听见小谢怜对着花城叫道 “不,你是哥哥。” “哥哥”小谢怜嘟着嘴,倔强的叫着 “哥哥,你在这样我不喜欢你了。”听到这话,小谢怜揉揉眼睛,想要流泪。 “哥哥,不哭不哭,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你看啊,雕像还差一个你小时候的。”
“我来为你雕一个。”
灵蝶飞舞在两人之间,小谢怜要用手去抓,一只灵蝶也没有捉到。

『权引』
奇英殿下终于变小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赖在他师兄的房子里,变小的他卷发并没有消失,引玉摸摸脸上的面具,感觉到脑仁一阵生疼,真的好想把他丢了,自己跑了,但是想想整个殿中只有他一个人,放在谢怜那里他吃不好,还是放在这里吧。 想想也就霸占自己的床,自己被偷亲两下,用自己用过的碗筷,拉拉手,看看夕阳,也很好的。

『巍澜』
沈巍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很快适应了,自己变成了当初小鬼王的样子,他打算给赵云澜一个惊喜,他换上了当初的衣服,找到当时的一串牙齿,赵云澜从外面回来了,看见这个小人“你好,我叫嵬。”赵云澜看了一眼忘了摘下魂火的沈巍,心中坏水翻涌,“我叫昆仑,邓山之昆仑初见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沈巍看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不知。”
“那我告诉你,我可是先知,我告诉你啊!你以后是个大美人,你的爱人叫做赵云澜,还有啊……”
“?”沈巍歪头
“下次假扮时,把魂火摘下来。”沈教授见状,十分的尴尬,转身向内室走去,要去换衣服,就听到一句“黑袍哥哥慢走。” 回头抢了棒棒糖走了,味道不错“芒果味的。”

『长顾』
顾大帅看见了一个奶团子长庚,内心有点忧伤,好不容易养大的长庚,怎么又变小了,“唉。沈易,你的年休取消了。”“为什么?!!”沈易问道,顾大帅指了指自己的衣角,一个团子正在咬。 “这好不容易养这么大,怎么…”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难道又要归隐山林。
陈轻絮摇摇头,“乌尔骨的副作用,还真的不一般。” 白白手表示没有办法,“走吧,宝贝,我们回家…” 她实在不想看两个男人养孩子的场面,打算拉着女儿回家,女儿不走去拉长庚,“等我长大要娶她。”顾大帅见到这情形,抱起长庚就是一个百米冲刺。
“你不能娶他。” “为什么不行,我爹就是被我娘娶的啊。” 沈易觉的脸颊一热,“女儿啊,真是不行,那是他的男人。”沈易用手指指身边的大帅。
没想到小姑娘更激动了,“活的,不是话本,不是画册,不是演戏,没有彩排。好激动!!”

其实有才沈易女儿的感觉带入自身

  就是这样了

没了

没了

给我点个梗吧

没有灵感了 瓶颈期 好难过 😖😖😖

我的男友变小了(上)

#变小梗,小白文
#ooc
#西皮  追凌 澄宁 曦瑶 筠渊 薛晓  鸣潜
#禁止ky引站
#文为原创 ,如有雷同,咱俩唠唠
#推荐歌曲  逐月吟  曦瑶向
『追凌』
金凌走进蓝思追的房间“蓝愿,走去夜猎啊。蓝景仪已经在门外等很久了。”走进门没看到蓝思追,倒是看见一个孩子抱着一只兔子玩,这孩子是蓝思追的私生子?!不过他立即否定了,这个人自从遇见他以后,都没有见过女孩子,不会的。难道是,萝卜精?不会吧,萝卜精怎么会抱着一只兔子,抱起孩子,突然看见孩子身上明显的红痕,想起了前几日的疯狂,这位置好熟悉
“蓝愿?”那孩子扭扭身子抱住大腿“好看哥哥。”金凌的脸瞬间红了,“蓝思追,小时候有点好看。”

门口的景仪看见抱着孩子的金凌出来,一只兔子丢给了他,“今天不去夜猎了,我要带蓝愿。”

『澄宁』
见到自家崽子抱着缩小的蓝思追时,江澄勉强的笑了笑,抱出了“一只温宁。”额前的呆毛立着,衣服穿的服服帖帖的,小团子被照顾的很好,“舅舅,这衣服哪里来的”江澄看着金凌“你小时候的。”金凌抱着思追去找自己小时候的衣服。“温琼林,你又尿了。”江澄一脸嫌弃,想要发怒的样子,温宁凑近脸,有些委屈“mua~”,江澄微微发愣,看着亲自己的小团子“好吧,好吧,原谅你了,最后一次。”自己的媳妇宠着

『曦瑶』
金光瑶变小了,变小的瑶妹没有平日假笑的样子,反而嘟着脸,好像很生气,抱着手臂缩在床上的一个角落。(我:想想为什么在床上)
蓝大怎么哄也哄不好,“给你裂冰好不好。”小瑶妹抱着裂冰吹了两下,扔了裂冰,倒在了床上。蓝大也随着他倒下了,把瑶妹放在自己的身上,“那我把这个给你好不好?”蓝大扯下自己的抹额,小人学着他的样子缠了缠“那收了这个以后可要做我媳妇了。”小人看向他,身体突然变大,俯下身子,看着身下的人,挑了一下眉“二哥,说话可作数?”蓝大伸出手让两人换了个位置“当然作数。”

『薛晓』
薛洋看着手里的药丸,听说这个能让人返魂,薛洋看着手里的药丸,嗅了嗅有些苦,摸着身前人的身体,冰冷。“来,我们吃药,药有些苦,没关系我们一会吃糖。”药入口即溶,很快消失不见了。晓星尘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双本该流血的双眼渐渐愈合,在他要开心时,晓星尘的身体渐渐缩小,变成了一个孩子的模样,小道长睁开眼睛,用小手扯开蒙眼布,那双清澈的眸子看向他。
薛洋抱起他把他高高举起,“走啦,小道长,请你吃糖。”薛洋翻找全身,只找到一颗发黑的糖,小道长要去抢“不行,这个不行,我带你去吃好的。”说罢,小心收好,转身劈裂了身后的棺木,“走吧。”

『筠渊』
韩渊看见自己变小的二师兄,有些发蒙,“水坑,给你个好玩的。”李筠看见自己的身体像一条美丽的弧线飞了出去,“妈的,忍了我好久了,终于可以去回春楼了。”
(我:这回春楼  都懂哈)
韩渊像一个大爷似的在回春楼听着曲子,只见一个小人抱住了他的大腿,眼角还留着眼泪,“爹,我们回家吧。娘还重病那,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一个人,让我一个人在森林里,是想让我被狼吃吗。爹,我们走吧,长大后,一定让你安享晚年,爹~”他还用袖子擦擦眼泪。回春楼的姑娘对于这种人向来嗤之以鼻,没有几两银子,只会装大爷。于是把他赶了出去。
“满意了?”“那可是,你师兄我虽然变小了,但是脑子好使的很。”韩渊一个人走在后面,十分的郁闷,原来大李筠也好,小李筠也好,自己始终是被“欺压”的那一个,不过他乐意被“欺压”。

『鸣潜』
程潜在清安居等了很久,程潜也没有等到娘娘来找他,真是生气了!!!算了,自己还是去哄哄吧,娘娘还是要小心伺候着,还未到他处,只见一个小人在院子中
“练剑”,与其说练剑不如说拖剑走,四个侍女围住他,一会这个侍女喂糖,一会那个侍女擦剑。
“严争鸣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一见到来人,马上要从椅子上下来,奈何腿太短了,下来是摔倒了,程潜替她抖抖身上的灰。
“我怎么知道,突然就这样了。”程潜无奈的捂着脸,“你们严掌门,我带走了。”掌门大人被扛回时,程潜的笑容突然凝固,他真切的感受到,一股热流袭向他的肩头
“严争鸣,你尿了。”
“胡说,我这么大了,怎么会!!!”
“自己看…”
“啊~”
严掌门被快速带回,“你在干什么,耍流氓,脱我衣服。”“换尿布而已,想真多。”

You are my medicine(贰)

#主西皮曦澄
#ooc
#拒绝引站,拒绝ky
#如有雷同,你抄我的

我居然被骗了,心里有一点不是滋味,晚吟他骗我,他居然骗我,越想越生气,我来到了院长的办公室门前,敲敲门进去了,但在里面见到一个熟悉的人。 江晚吟,他在,他看见我有一丝丝的惊讶,但是表情很快就收住了。里面的人还不少,思追、忘机、晚吟,魏公子,院长。 “
泽芜君,你来的刚刚好,我们正在制定下一步的”思追见气氛有些尴尬,出来打圆场。“院长…” 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怎么?”我想起他骗了我,脸上表情就绷不住了“请给晚吟换个医生吧,他的病我治不了。” 江澄他猛的站了起来,拉住我的领着“你…想怎样…”我学着忘机的平日的表情,语气淡淡的“江澄,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我看你的病好的很。”(我:唉!?蓝大,你这样很容易失去媳妇的。)“本末倒置,罔顾人伦,你是想抄院规吗?”我扯开了拉着我领子的手,“院长,我…”“总之不许。”嘭的一声,院长关上了门,离开了。
我看了江澄一眼,也转身离开了。他快步追上我,“蓝曦臣,你给我停下。你给我说清楚,我忘了什么。”我把门关上,他在外面拍着门,“江澄,你的病好了,为什么骗我。也是,过了这么久,病早该好了,是我自己傻。”敲门声渐渐消失,“我…”我自嘲的笑了,“你解释啊,我想听你解释。”江澄在门上的手滑下,一块门板隔绝了两个人的心,“我没有好解释的。”解释都不愿意么,门的那头没有了声音,趋于平静,我打开了门,满心期待却发现了门后空无一人。雨水淅淅沥沥的打在了我的脸上,
“可是,蓝曦臣。”
“我喜欢你啊。”

另一边,江澄抱着一坛酒坐在地上,看着对面的魏无羡,“酒,是个好东西,一醉解千愁。”魏婴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无意间瞥到了准备回家的蓝思追,叫他过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他便离开了。

我正在屋子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脑子生疼,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马上跑过去开门,脑海中想象着开门后江澄的模样,没想到是思追。“江老板出事,魏先生了您马上过去。”晚吟他出事了,我想立马跑到他的身边,可我不知道地点,只能跟在思追的后面。
到了那里,我看见他抱着一坛酒,懒懒的躺着地上,我把它抱在怀里,他的嘴角在抽动着,仿佛在说些什么,我凑过去听,却听到了这世间最美的情话,他说蓝曦臣我爱你,我回答他说我也是。
我把他抱起,交代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我摸摸我身边,人还在,没有像上次一样离开,我抱着他心中满满的感动。
这天下午,蓝思追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说由思追接替他主治的位置,走出房门的蓝思追,看到了一抹黄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好我叫蓝思追,你来这里是…”
“金凌,我是来找我舅舅的。”

哈哈
本来想着写蓝家醉酒梗的,但是破产了
至于为什么更的这么晚,主要是因为有一打好了,但是手机抽了,东西都没了,又要重新来过,真的很抱歉。再次谢谢。

You are my medicine(壹)

#主西皮曦澄
#抑郁症晚吟   主治医师蓝涣
#ooc
#禁止ky   引战
#如有雷同   你抄我的

医院里来了两位特殊的病人,是莲花坞江家人,江家人被暴徒袭击,江家夫妻二人亡,死时江家家主的心口落下一枚发簪,他知道他夫人就喜欢这些古风的东西,可惜再也不能替他挽发了,这两位一位是江家家主的儿子江澄,一位是江家家主好友之子魏婴。
江澄院长把他交给了我,魏婴丢给了弟弟忘机,是的是丢,魏婴曾想学习医学,那是没少捣乱,给他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可惜了事态变迁他成了病人。
我打开房门看见了坐在地上的晚吟,据说他被发现的时候 ,正要自杀,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后来诊治之后发现了抑郁症,记得上次见他是在这,再次见面却是这般光景。
“晚吟。”我叫了他一句,他抬起了头看着我,眼圈红红的,“爹娘。”他的嘴里始终是这两个字---爹娘。以前见到他总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嘲笑魏婴狗怂,偷偷去夜猎,第一次见到他哭,我反手抱住了他,“没事,你还有我,我一直在,难过就哭出来吧,这里只有我们俩个人,不要假装坚强。”
接着我感受到了肩膀上的湿热液体留下,我抚着他的后背,“乖,不要难过,我在。”
不知不觉间已到傍晚时分,有几颗星子撒在了天上,怀里的晚吟睡的很香,把他安置在床上,想着已经错过了晚饭,只能偷偷订外卖了,可不能被发现,被发现了就会被罚抄院规,幸好外卖小哥很小心,没有被发现。
回到屋子里,没有看到晚吟的那一刻,我慌了,放下东西就跑了出去,却见他站在天台上 ,“晚吟,别做傻事。”我怕了,我跑了过去抱住他,我承认我喜欢他,在初见时便是如此。
“蓝涣,放开我。我只是出来看看星星,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爹娘,我可不想错过他们那颗流星。”他抬头看着星星点点,深吸一口气,他握住我的手,指尖传递出了丝丝凉意。我感觉到心中的一根弦断了,心思被猛然戳破了。
“我们回去吧。”我被他牵着,走进了病房。他拉着我一同躺在床上,他环住我的腰,我的身体紧绷着,“晚吟,我……”他盯着我的眼睛,“蓝涣,什么都别说了,明日再说。”他抽离了他的双手,我感到了一丝丝的空虚。他躺在一边,我躺在一边。
第二天,摸摸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被褥有些凉。我马上穿上外套,出了门看见了魏婴和晚吟在聊着什么。于是,我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趴墙角。“你说我都这么暗示了,蓝涣怎么还没有动作啊。”晚吟挠挠头,一种快感从我的心里冒出,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不可能啊,那可能要你主动,我和蓝湛就是。”魏婴咬着一只鸡腿,“不可能。我才不要,我本来是打算病好了就走,没想到,居然喜欢上了他。”我想要出去,但是想到晚吟骗了我,我打算放他两天,等他坦白。



……两人互不说话


…怎么可能

还有后续



曦风瑶.回归

#ooc预警
#是糖,假玻璃渣
#曦瑶,拒绝ky引站
#文为原创,如有雷同,咱俩唠唠
【收余恨】
一阵悠扬的箫声响起,正是《问灵》,“阿瑶,你什么时候会回来。”蓝曦臣放下裂冰,叹了一口气,摸了摸案上的恨生,蓝忘机现在身旁,拍了一下他的肩,“忘机,他会回来的,我会撑到他回来的。”转身离开了房间,魏婴站在忘机身后“二哥哥,大哥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呀。”“嗯”
每到这时,蓝曦臣都会独自奏问灵,云深众人看见蓝曦臣的样子便知,是金光瑶的祭日。
【免娇嗔】
金麟台金家,金凌成为新的家主,在他身边的人是蓝思追,为他泡了一杯茶,“是叔叔的祭日。”
“阿凌,我陪你去。”金凌看向蓝思追的眼眶有些红,将金凌拉进他的怀里,握住他的手,“阿凌,别这样,我心疼。”
【且自新】
仙子突然闯进,拉着金凌的袖子向外拉去,“仙子,今日怎么这么不听话,快出去。”仙子并没有放开,以前从不这样的,“许是仙子要给你看些什么吧。”
金凌被拉到了门处,有一个人踏进了门内,他向门那出看去,那人穿着金家的校服,只是有些破烂,金凌泪水突然留下。
“叔叔。”
------是金光瑶
【改性情】
蓝思追走向前,替金凌擦干泪水,心中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向金光瑶行个礼“敛芳尊。”
金光瑶摇摇手“不必了,我已不是什么敛芳尊了。”蓝思追看了一眼金凌,“待我回姑苏回禀泽芜君,好让二位重聚,他等您好久了。”
“他么,不必了,不必他屈尊来我这方小地了,我一个娼妓之子。我一辈子后悔遇见他。”
待金光瑶回头时,蓝思追已经不见了,花影打到他的身上,只有金凌还在原地,仙子在他脚边转,似乎很高兴。
“金凌,现在原地干嘛。过来给叔叔看看长高了没有。”
【休恋逝水】
“他真的如此说。”蓝曦臣淡淡的笑意逐渐消失,“是。”蓝思追感到一丝丝寒意“没关系,回来就好,是我对不起他的,我的错,不怪他。”他抱紧头
门后
“小矮子,终于回来了。”魏婴看着 蓝曦臣又开心又难过的样子
“很好。”
“好什么好,你们蓝家人都一样,不会主动,我去金麟台一趟,晚上不用等我了,二哥哥。”
于是留下了,留下了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内心mmp的蓝湛
【苦海回身】
一大早就看见含光君呆呆的看着兔子,兔子想让蓝忘机抱抱,没有动,直到看见一只黑色的公兔子,扯扯耳朵,像是被夺舍了。蓝曦臣就看见这反常的一幕,生气了?一见到自家兄长,放下兔子,就拉着他走。
“唉,忘机慢点,就算去找弟媳也不用拉上我吧。”蓝曦臣十分无助的被拖走了,后面还跟着蓝思追。
“你说,泽芜君怎么看出来含光君想说什么的?”蓝景仪问了身边躲在折扇后的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聂怀桑捂住自己的头
“笨蛋。”
【早悟兰因】
待到了金麟台,蓝曦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终还是进去了。侍从说三个人在温泉,夷陵老祖吩咐说三位来了进去就好。
三人男人在温泉边,迟迟没有进入,听着里面笑骂声,一股邪火在丹田处涌起,“忘机你流鼻血了。”泽芜君贴心的递上帕子,擦完鼻血后蓝忘机进去,后来抱着一个出来了。“二哥哥,我再也不随便跑了,我错了。”紧随着其后的是蓝思追,出来之后的他,虽然抱着金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但是脸上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蓝愿,放我下来。”蓝思追的抹额被扯的纷飞。
“二哥进来吧。”
【相思寄】
进门之后,见到金光瑶衣衫半解,“你来做什么。”拿了一杯酒递给蓝曦臣,蓝曦臣拿出随身的恨生交给他,“你可以走了,东西送到了,酒也喝了。”金光瑶的话语带着疏离感,蓝曦臣又向前走了一步,“阿瑶----
金光瑶拿出自己的恨生指向了蓝曦臣,
“你在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蓝曦臣向前走了一步,剑尖没入了他的身体,血从他的身体里流出,金光瑶连忙拔出剑,“为什么不躲!”“这是我欠你的,都是我的错。”金光瑶跑了过去抱住了他
金露玉露一相逢,便胜确人间无数。
第二天,金光瑶看见身边的人,脑子还有些疼,“来人,给我你一件新的家服。”侍从有些纳闷,不是昨日才换一件新的的么,知道进去送衣服时,看见落在门口的蓝家抹额时,好吧,我懂了。可要快点完事,我还要给小家主送一件去。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
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锁麟囊》
金露玉露一相逢,便胜确人间无数。---秦观

开了个假车,等我学会弄外链的时候,再开车吧。

还有最近总有人恶意引站,希望曦澄粉和曦瑶粉可以好好相处,我是一个通吃cp的人我觉得大家各自喜欢各自的没什么不好的,不要去对方cp视频去刷自家cp的名字,还有最近的抄袭事件频发,不仅仅是曦澄曦瑶文,有这种现象别处也有,大家都是魔道中人,有什么可以抄的那,自己没有收获喜欢外还还会被人骂,这这一点也不好。不要在百度百科把道侣那一栏随便改来改去,秀秀写文的时候就没有设出,固定cp只有忘羡。同类现象的还有薛晓双道长和追仪追凌,总之希望大家好好相处。不要在乎谁先挑事什么的,不然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仙子,一只狗的自述

#我就是那只仙子
#cp忘羡 / 追凌 / 
瑶  妹对他自己
#occ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仙子,没错,就是我,我要讲讲我的故事,我对蓝家的怨恨,尤其是【某颗萝卜】一只狗粮特别多的狗,你说你想要,好吧,我够吃,分你一点。
我人生,呸呸呸,我的狗生中,第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金光瑶,是个很美的人,洒家当时以为他是个妹子没想到啊,竟然被他的外边欺骗了。他来抱我的那一天,别的狗都避之不及,我就向前凑,因为我以为是个妹子。
后来,我到了一个华丽的地方,我觉得我的狗生被改变了,但是在不到3天的时间我就被转手了 ,是怕我暴露他『鞋垫的秘密么,没事我的狗嘴严的很,我才不会告诉你他有一堆增高垫的』。
于是我又到了,我现在的主人金凌的手里,我还不到他的膝盖高,那是主人总喜欢抱起来我,把我放在他的怀里,我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温暖,我喜欢他,我发誓要有人欺负主人我就皮肤他,我以为幸福的日子会很久,直到一颗【萝卜】的出现,我就不受宠了,他的名字叫做【蓝思追】,不受宠就算了,还要为我高级狗粮,导致我营养过剩。

【主人与他的萝卜】
调查狗:仙子
萝卜:阿凌~
主人:…(傲娇着那,我看透了)
萝卜:给你
主人:什么…(装傻)
萝卜:我的抹额和我的心
主人:谁要你的心呀(脸红)
萝卜:那就是要我的抹额了(绑住主人)
主人:这是白天
萝卜:魏前辈和含光君也是在白天的
主人:你先放开我
我(仙子):什么欺负我主人!!!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主人:还不放开,不然让仙子咬你了
这是那个本该抱住主人的男人,慢慢走向我,眼明明是弯弯的笑颜,但是我好害怕呀,我走还不行么。
这让我想起了那年的蓝忘机,也是一般,不过他的脸是冷着的,却让我狗毛竖起。
他的身边有一个见我怂,哈哈哈哈,不过小爷我这么厉害的狗,他害怕也是正常的
众人:你的名字看起来就不厉害
我(仙子):都是往事就不要提起了
我在路上走着话说到这,就遇见了狗怂

【眼睁睁看狗怂抱住大冰块】
见我怂:蓝湛,蓝湛,蓝湛,狗。
见我怂:抱我
冰块:好
见我怂:二哥哥,你真好。
冰块:…
了我怂:小苹果
一只花驴子跑到我的面前 ,对我呲着牙。那两人见到我就离开了。

我(仙子):喂兄弟,都走了,别装了。
小苹果:嗷,含光君肯定希望我走,我走了,他一定特别开心
我(仙子):我家哪位也是
小苹果:我家主人爱用抹额
我(仙子):我家主人也是
小苹果:我家主人有高马尾
我(仙子):我家主人也是
小苹果:我家主人是受
我(仙子):我家主人也是
小苹果x我:啊啊啊啊啊

好啦本次 主持到处结束

我是仙子,金鳞台最帅的狗

关于七夕节怎么过的问题

#忘羡曦瑶追凌轩离薛晓花怜冰九 一点权引
#ooc是我的  
#私设

『忘羡』
魏婴:二哥哥,要七夕节了
忘机:嗯
魏婴:我们去彩衣镇吧
忘机:好
魏婴:去买好多的天子笑,放在静室里,藏起来
忘机:(想到了一些啊不好的回忆)不太好
魏婴:蓝忘机~蓝湛~阿湛~二哥哥
就让我喝天子笑吗(说完眼睛轻眨一下,脚贴在蓝湛的胸口)
于是在某人的威逼利诱,达成了一坛天子笑的协议

那天---
忘机(酒醉后):伸手
魏婴:干嘛(还是乖乖把手伸出)
忘机把抹额扯下,放到魏婴的手里道一句:礼物。看了看魏婴要收起,似乎觉的不妥,抢回。魏婴十分的无奈,只见他的二哥哥把抹额,缠了缠缠在魏婴的手上
忘机:我的(指指魏婴)
魏婴:好,你的


『曦瑶』
蓝曦臣:阿瑶,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了,我来给你点一盏灯。这花灯好看么,我猜你喜欢就给你带来了。
拿出琴轻放在棺木旁边,看向棺木里的人
蓝曦臣:我给你弹琴,你不是最爱我的琴音了吗
脑子里还回荡着那句话:“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那句话一直是一把刀插在心窝处,再深一寸,便可要人性命
蓝曦臣:阿瑶,天子笑很好喝,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
蓝曦臣:(有些醉意)阿瑶……

金光瑶:二哥

『追凌』
金凌:蓝愿…
思追:怎么了,阿凌。
金凌:(撅起嘴,别扭的扯着自己的衣角)要七夕了
思追:原来是这件事啊(摸摸金凌的头)你看我把我把要放的河灯准备好了
金凌:听说河灯要写东西的
思追:那我们写好,那天放到河里
金凌:蓝愿,让我看看你写的什么
思追:不行的阿凌,你不乖,那作为交换我看你的
金凌:(一把护住)不行
金凌:对了,我叔叔找你有急事,我刚刚想起来
思追:真的?(金凌点头)那好吧,我走了,乖乖的

思追走后,金凌便按奈不住性子,拿起他的花灯只见,灯上写着:
君子如兰,思之追之

『轩离』
金子轩:阿离,要七夕了
江厌离:对啊
金子轩:所以…
江厌离:所以是莲藕排骨汤大促销的好时候(江子轩脸黑)
金子轩:都是七夕了,应该促进一下感情了
江厌离:好想法,喝汤可惜促进感情(子轩捂脸,此时的金子轩什么也不想说只想抽自己一下)
江厌离:太聪明了
江厌离:你过来一下
金子轩:???(虽然不明白,还是老实过去了)

江厌离:Mua~
金子轩雨过天晴
作为金家唯一的攻,师姐成功的在云梦和姑苏开了莲藕排骨汤连锁店
店名叫做
轩离

『晓薛』
薛洋:今年可没有人与我过七夕了
记得往年小矮子会跟别人跑,但还是会给我留糖
薛洋:我想吃糖啊,道长。如今你们都不在了呀
薛洋:你给我的糖最甜了(眼角泛起水雾),出个远门这么久,快回来呀
薛洋:阿洋想你,不过没关系,你现在才听话
听话,我们睡觉,乖。
我也听话,是不是听话你就回来,是不是听话就有糖吃,那我听话

明明是个少年,脸上却布满了泪痕,降灾躺在地上,这把剑再也没有出过剑鞘,剑的主人手里仍握着一枚糖,糖已经发黑了

『花怜』
花城:哥哥要七夕节了
谢怜:三郎想怎么过
花城:放天灯吧
谢怜:不是元宵节啊
花城:那怎么过(摆弄着飞来的灵蝶,有一只落到了谢怜的指尖)
谢怜:我给你做一顿饭吧,想想好久没下厨了  ,就这么决定了
花城:哥哥,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我:你以为这样就完了   不会

在谢怜去做饭的时候,花花走了出去。过了好久才回来,谢怜也没有太在意
于是从厨房出来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小灵蝶在屋子里飞来飞去,一尊,他的神像在正中央,底部还有歪歪扭扭的字。一看就是花城的作品:“三郎三郎。”
花城:哥哥,我在(两臂从后面揽住谢怜)
谢怜:字有进步
花城:还有那
谢怜:(转过身面对花城,双手摸着他的脸)
花城:哥哥,这是做什么
谢怜:渡法力
花城轻笑一声,把脸凑了过去。两人指尖的红线交缠,似两人难舍难分的余生

权一真:师兄,你看这是什么(桌上的饭)
引玉:劝你最好别动
(看着已经把东西吃到嘴里的奇英,引玉无奈的捂着剑)
权一真:师兄你说什么?_?(脸色突然变了)啊啊啊啊啊,师兄快给我做人工呼吸(说完倒在了地上)
引玉:别玩了,快起来
权一真:……
引玉:真中毒了?!!(啾~对着嘴亲了过去)
权一真:师兄,再来一次
引玉:…
两人不可避免的探讨可一下

『冰九』
洛冰河:师尊,要七夕节了
沈清秋:我们今年和柳巨巨一起过,他没人陪
洛冰河:师尊~(作势要哭)
沈清秋:乖,不哭。我永远是你的,柳巨巨他一个人在山上太寂寞了,他一孤寡老人,是吧。
洛冰河:好吧,对了,师尊我刚刚在外面捡到了个东西
沈清秋:春山恨连载15,作者柳清歌(脸逐渐变黑,只见微微一笑)好东西,不过今年不去了

柳巨巨:(哭)::>_<::就知道他们不会守信用(咬一口鸡腿)好冷是怎么回事,我点赶快写  读者都催更了
阿嚏~真是的,可能感冒了吧

糖吃多了吧   哈哈哈    吃点刀有益身心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单身狗的愤怒

一个长恨歌版的魔道忘羡春山恨

#一个脑抽了的作者
#改编长恨歌,没有原来的影子,一点没有
#请自带避雷针

魏婴重色思断肠,追求多年求不得。
蓝家有男初长成,养在云深人皆识。
天生基气难自弃,醉酒躺在魏婴侧。
梦醒时分竟在下,原来自己是个受。
启仁赐抄雅正集,静室偷喝天子笑。
魏婴扶起娇无力,原是天天羞羞时。
陈情避尘扯抹额,静室香炉草丛上。
春宵苦短难满足,从此魏婴不下床。
天天承欢无闲暇,早春夏夜至暮雪。
各家闺秀样样有,偏偏宠爱在一人。

不行不行,编不下去了

好啦好啦,撒花


总觉得洋洋和沈老师的气质完美的符合
可能是我的错觉
都是爱着一一个眼盲的人
都是喜欢吃糖的人
都是糖里有玻璃渣的人
都是隐忍的喜欢一个人
都是愿意为了喜欢的人等待的人
一个姓沈
一一个姓薛
一一个爱赵云澜
一-个爱晓星尘
在这里用那句话最合适了
我喜欢那个眼盲的
可我打不过那个吃糖的@